dwelling

媒材:影像裝置
聲音:無聲
年代:2012

「囿」字本指有圍牆的園林,但我覺得這個字很符合台灣的建築形式。因為台灣的建築外觀,有很大的比例是由鐵窗所構成,這似乎成為一種集體現象。鐵製的結構一方面成為了抵禦外界入侵的象徵,但同時也將居住的人困在居所之內;從這個層面來看,鐵窗的象徵更趨近於牢籠。人將自己的存「有」物關在一個「囗」字形的空間,在其中存在著,這就是「囿」字所意指的狀態。人自願性的或是不自覺的將自己關於如牢籠的居所之中,居住的意義則從安身立命的狀態變成一種強迫性的規訓。

〈囿〉的計畫延續〈方舟〉的空間概念,方形的空間作為居所的狀態是因為其穩固的結構,在這樣的結構中存在的意義以及生活的向度才得以開展。但這樣的結構能夠成為居所同樣也能成為牢籠,尤其是在資本主義下,居所變成一種投機性的商品,它變成了需要耗盡心力才能擁有的「物件」時,去擁有自己的居所等同要付出沉重的代價,也使自己被自己的家園所囿。